看趣阁

22. 棋差一步

夜色归阑,曙光临近。

宽敞华奢的未央宫正殿设有雕龙髹金大椅,金丝楠木质地,金漆细致涂抹,十三条栩栩如生的金龙盘亘在椅背,坐于其上,可受百官臣服,万民拥戴,它是大瀚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见证了大瀚朝历来帝王的稚嫩年少、风华正茂、风霜苍老。

可这样一个位置如今却坐了一个女子,她锦衣褴褛布满血污,凌乱的发丝却被她以指为梳,拢得一丝不苟。

她默默端坐,想象玉阶下文武百官俯首臣称,高喝千秋的场面。

嘴角扬起肆意的笑,她一面笑着,一面拨开手里的瓷瓶,一股脑地将毒药喂进嘴里。

再也倒不出一点一滴后,瓷瓶被她砸在金砖上,摔得粉碎。

毒药发作的速度极快,她的意识逐渐模糊,前半生的记忆一幕幕在眼前闪回。

她是车骑将军杨家的次女,垂髫时期就和男生打成一团,成为他们的领头,她打小就不服输,并不觉得自己比男子差。

她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就是女扮男装代替哥哥应招入伍,隐姓埋名从一个最低等的士兵做起,凭借果决狠戾的身手,在沙场上越战越勇,一路被提拔至校尉,从小耳目濡染养成的军事才能让她屡战屡胜。

从军四年归京,登定胜台受陛下策勋,她为车骑将军次女的身份被揭开,昭穆皇帝不怒反笑,拊掌赞叹她巾帼不让须眉,乃大瀚前无古人的女将。

她不爱红妆爱长枪,以身为准则,向世人证明女子亦可不输男儿。可是于世间而言,女子的归宿终究是嫁人。

昭穆皇帝赐婚她与彼时还是太子的先帝,她不愿困守后宫,争宠夺势,便和体弱的妹妹换了亲。她嫁给妹妹的未婚夫安乐侯,而妹妹替嫁为太子妃。

安乐侯一个闲散王爷,野心不足,软弱有余,她并不放在眼里,依旧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然而,妹妹嫁入东宫不久,昭穆皇帝驾崩,太子顺理成章登基称帝,颇受太子心悦的妹妹被封为殊贞皇后,诞下的嫡子一出生就立为储君。可妹妹到底是个福薄的,分娩后身子骨落下病根,本就羸弱的身体如同轻烟一吹即逝。

世俗的约束让杨曌意识到,仅凭军功,不足以证明女子,她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势,让世间之人都为承认她的出彩,对她俯首臣称。

妹妹的沉疴是个机会。她开始谋划布局,让妹妹觉得身死后孩子会被欺负,给皇帝吹枕边风,送人入宫。而入宫的人选,需为杨氏血亲,一定要听话乖顺。于是她选定了顾南枝,一个最不像自己的女儿。杨曌果敢;顾南枝优柔;杨曌桀骜,顾南枝温驯。

世人常道当初入宫的阖该是长女定陶郡主,她最像母亲曌夫人,坚毅果决,深谋远虑。若是她为太后,大瀚必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可愚昧的世人怎知道,她要的就是言听计从、千依百顺,才好控制于手,掌握权柄。

先帝逝世,大权旁落,通过女儿她享受到了生杀予夺的权势,诛七王、杀百臣,不是帝王胜似帝王。

就差最后一步,杀掉陆家仅剩的两支血脉,再毒杀幼帝,伪造传位遗诏,与兄长一起扶持顾于野为帝,她代天子监国。

明明就差一点呐……

东方金乌升起,曙光透过琉璃瓦折射出的光彩,落在她青灰的面容,高高扬起的唇边淌下黑血。

卯时到了,金镂殿门被重重推开,满朝文武鱼贯而入,一见到龙椅上的人,皆震惊失色。

杨曌端坐帝位,早已没了生息,但威仪尚存,犹如战场上虽死犹生的赫赫大将。

陛下与太后不在场,在场的反而是曌夫人,百官面面相觑后躁动不安,殿外响起军阵呐喊,犹如天雷动地,心脏被猛地一揪,杀伐之气袭来无人不两股战战。

在众官心惊胆战的注视中陆修瑾踏入殿内,身后跟随的是校尉陈元捷。

陈元捷先是来到陆修瑾身前禀报情况,他急于带兵进城助力王爷,倒让生性狡诈的杨宇赫钻了空子,趁其不备逃走,现下还在派人搜捕。

他回禀完,龙椅上杨曌的尸首也被处理干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看趣阁【kanquge.com】第一时间更新《禁闱藏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路人她超神了昭昭明月小白,结案报告写好了吗?路人甲绑定JJ文学城后肝帝无所不能[全息]啊?我是怪谈之母?成为龙傲天死对头[快穿]辣么大个神之子去哪了综漫降临现实,我唤醒了荒天帝!路人甲不想做神秘高手[综英美]我们的目标是:退休养老!武道从金身开始无敌穿越到安史之乱当医生他想破镜重圆[双A]窥视之眼,反叛书别慌,任务出问题属于正常现象欲言又止我都当赘婿了,还要什么脸读心后发现室友全员反派恶魔幼崽饲养指南我的老板是无限游戏BOSS大秦暴君:开局属性兵种转生池!白莲女配在前任恋综崩人设出圈了予春万人嫌重生成崽崽后小傻子拯救虐文受30岁成为魔法少女了?无尽夏和全网黑亲弟爆红综艺刘秀传使命召唤-狙心战区她心灰嫁傻子却被傻子丈夫带飞[异形女王]在星际监狱鲨疯了八零之文物女王春日暄妍[综]嫌疑人沢田先生的米花日常如何阻止男主发疯[歌剧魅影]成为黑化精灵后来到横滨被撩者失控当万人嫌开始忘记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