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趣阁

43.不死谷3 羽毛

金木火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看趣阁kan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沈若说话的口气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不过眼下他说话是什么口气、什么看法也不在在场者关心的范畴。

他们关心的是,沈若到底要不要为了自己和龙威的命,跟他们走一趟。

“所以,作为一个要跟你们走一趟的人,我能知道自己去要做什么吗?”沈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看起来他的身份没有暴露,天狐玉碎片的事情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那么现在就一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让眼前的赫稀和赫赫们兴师动众。

“既然你愿意走一趟,那么好处也少不了你的。”兵王赫稀说,“有一个地方,我们都进不去,需要一个身材瘦小但是身手过得去的人族试试深浅。”

沈若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一次合作而已。

只不过需要身手不错的人族,那就还是这件事对于普通人族来说是有一定危险性的,自己到底要不要演一下,弄那么几次有惊无险的失手才是关键。

但是,现在还是先要确认一下:“我身手过得去?”

“那条龙说的,你那天是自己走过来的。”兵王赫稀的话让龙威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原来是从裂谷那头走过来这件事,沈若觉得还行:

“那好吧,就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看到沈若愿意合作,除了龙威还是被绑着作为龙质以外,赫赫和赫稀对沈若都客气了不少。

一位赫赫给沈若说明了需要他去做的事。

准确来说,是他和兵王赫稀要一起去做的事。

他们要去到不死谷的最底部,寻找不死鸟的羽毛。

这是赫赫族到千寂之原举行仪式的必须品。

不死鸟的羽毛在远古时代就遗留在不死谷底,而不死鸟到底去了哪里没有赫赫知道。

赫赫的先祖正是因为带着不死鸟的羽毛游历到千寂之原,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一开始,谷底的不死鸟羽毛并没有那么难获得,因为赫赫的强者不少,而羽毛也有少数几根是落在谷底那些不那么细小的裂缝里。

到后来,发生了赫赫族和天狐族的战争。

当年的强者很多死在那场战争里,而他们中很多没有能够留下后代,这导致剩下的赫赫族群整体实力也下降了。

要想到达谷底,需要有灵阶的实力,这在过去,也是考验赫赫的萨满是否能够胜任赫赫族最高精神领袖的实力的一环。

但是如今的赫赫,没有任何一位达到灵阶,只能求助于其他的种族。

因为赫赫和赫稀是同源的种族,所以赫稀来做这件事,赫赫们也觉得更合适。

因此兵王赫稀给他们通讯之后,他们也就撤回了在永恒之塔发布的任务。

之后,赫稀候选者代表雇佣兵团下去过一次,但是赫稀候选者回来后告知谷底他能到达的地方,不死鸟的羽毛都已经被取完了,而他很确定更深的缝隙里还有,只是他进不去。

这就需要一个瘦小的但身手还不错的人族去办这件事。

实际上,女天狐和年幼的赫赫也有可能能够去做这件事,但是这两者一方是有种族仇怨,赫赫绝不想让女天狐进入他们的谷底,另一方则是赫赫的孩子,让孩子去做这件事,太过危险。

这件事在沈若听起来有语言上的陷阱。

既然需要灵阶的实力才能到谷底,那按照常理,他一个人族,他自己在尘沙大陆是什么实力等级他自己不好判断,但是其他种族不应该把他视为一个灵阶。

这大概才是为什么他们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谷底的原因。

不过,这也就是说兵王赫稀有信心把他给带下去……

而且既然有好处,那么谈判为什么不是先礼后兵,而是直接把龙威给抓了?

看来是谷底的危险性,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很有可能,他只是一只小白鼠。

兵王赫稀一定是能去能回的,因为赫稀候选者已经去过了。

但是沈若就不一定了。

兵王赫稀有本事把他带下去,但是取得物品之后,不一定要把他带回来。

不死鸟的羽毛。

居然也是个任务物品。

因为一听到这名字,沈若右腿连着腰的地方就一阵疼痛。

说不好赫稀候选者是不是拿了一根藏起来了,所以才会回来告知可以拿到的那些一根都不剩了。

就在他一边听不死鸟羽毛的来龙去脉一边想的时候,只听到赫稀候选者说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逢魔时刻![红楼+清穿]分手后做你爹!可你爹好多触手啊穿越后养娃搞钱奔小康糙汉将军的病美人竹马情话〔西幻〕悲惨路人重生反派魔女娇软老婆,在线饲蛇外室她娇美撩人农家小夫郎黑着黑着我红了娱乐圈师妹捅我做什么?暴雨天皎月恶毒炮灰陷入修罗场等春天大佬她嘴硬但宠夫给古人直播原神【观影】冷宫驯夫手札金手指是情绪头条系统我杀了他五次重生后又嫁入豪门了我在御兽世界开农场的那些年纲吉总在当首领我见春来流放后 开美妆铺东山再起了i人做炮灰可真难好感度满值后我病遁跑路魔法少女,嘴遁拯救忍界。误入魅眼蛊师娘娘顺风顺水[足球]爱你,我装的神明杀我100次晚风诉爱[先婚后爱]捡到死对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地狱迷途,齿轮街奇谭满级游戏主角都是我哥哥逆徒他想以下犯上排球,我只打咒灵在柯学规则怪谈中艰难求生